【宗伟任奥运团长】少数服从多数 还是情绪化决定?_0

2019-07-02 14:16:46 
【宗伟任奥运团长】少数服从多数 还是情绪化决定? 【宗伟任奥运团长】少数服从多数 还是情绪化决定?

(吉隆坡21日讯)报导大马体育长达40年的前资深报人东尼.马里亚达斯,在今日见报的《新海峡时报》抛出一个问题:“委任拿督李宗伟为东京奥运会团长,究竟是个少数服从多数,还是情绪化的决定?”

大马羽球男单传奇李宗伟,上周四在青体部召开的特别记者会上宣布,因本身的健康理由(刚从鼻咽癌康复),在主治医生劝告不应进行高强度训练之下,不得不结束19年的职业生涯。

当时,青体部长赛沙迪当场提名37岁的宗伟,出任2020年东京奥运的大马团长;两天后,这一决定获得大马奥理会年度会员大会的一致通过。

东尼表示,宗伟受委为大马团长,是一份极大的荣誉,而且这位三届奥运银牌得主,拥有足够的经验,去处理可能面对的挑战,并以自身经历激励大马健儿在东京冲击队史首金。换句话,这是以另一种方式,弥补这名四朝元老无缘东奥的遗憾。

无论如何,在平静下来后,东尼认为,这一决定似乎“本末倒置”(美国俚语:将车放在马前)——第一,委任宗伟为奥运团长的决定,事先不曾在奥理会理事会内讨论过,更别说获得通过;而奥理会是委任大赛团长的唯一受认可组织。

第二,奥理会会长拿督斯里诺扎,两天后在理事会会议后表示,内部批准了宗伟出任东奥团长的决定,“考虑到宗伟可能会在东京执行任务时面对一些困难,我们可能会根据大马代表团的人数,委派副手来协助他。”

东尼认为,青体部部长绕过奥理会“先斩后奏”(未知会奥理会理事会就事先公布)的做法,于理不合。这项“首开先河”的决定,似乎是某一方单独的决定。东尼认为,宗伟已因不愿因进行高强度训练,可能导致癌症复发而被迫退役,如今却又受委为奥运团长,出于尊重角度,或勉为其难不好意思拒绝。

东尼表示,奥运团长并非只是一份挂名的差事。事实上,团长的责任十分繁重,每一项大马有机会夺牌的项目,团长都得亮相现场,且不论大赛结束后,团长得立即总结大马健儿的表现,而且事后还得完成详细报告,以供后人检讨和改善之用。

东尼建议,身兼大马羽总会长的拿督斯里诺扎,与其委任宗伟为奥运团长,更实际的致敬方式,应该是将国家羽球学院,改名为李宗伟学院,让后人永远记得宗伟为大马作出过的不朽贡献。

另一个方法,则是缩小宗伟在东京的工作范围,与其任命他为奥运团长,不如任命他为大马羽球队领队,这不但可以减轻他的工作量,也让他拥有更好的平台,激励后辈们完成自己职业生涯中未竟的金牌梦。

东尼认为,宗伟应该评估自己的健康状况,不要为了满足大部份人的期望,而接受吃力不讨好的奥运团长职。“宗伟理应善用自己的专长,带领好羽球后辈在奥运完成冲牌的使命。”

建议改由妮科出任

东尼也建议奥理会,让今年6月宣布退役的八届女单壁球世界冠军得主妮科大卫,出任奥运团长。

35岁的妮科今年2月就提前宣布自己将会挂拍,她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,打进102次决赛、拿下81个巡回赛冠军,其中从2006至2015年连续109个月稳坐世界一姐宝座,至今仍是前无古人的壮举,成就并不输宗伟。

妮科被公认为是史上伟大的壁球女单选手,出任奥运团长也是对她最好的致敬方式。

东尼写道:“也许有人会批评,宗伟是三届奥运银牌得主,而妮科的主攻项目迄今尚未入奥。然而,这并不是妮科的错,她不断参与推广将壁球列入奥运项目的努力,无奈最终只能感概时不我予。况且,大马过去的奥运团长中,也有无缘出战过奥运的名宿。”

身为壁球争取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的大使,妮科曾经感叹:“如果能获得争取奥运金牌的机会,我不介意放弃过去拿过的7次世界冠军。希望东京(奥运)能给壁球一次机会。”最终,妮科的心愿没能实现。与宗伟一样,她带着遗憾退役。

东尼认为,如果奥理会委任妮科为奥运团长,会否是更合理的决定?“如果妮科出任大马的奥运团长,她将创造历史,成为大马史上第一名女性奥运团长,而这也等于给所有大马女性选手,注入一剂强心针。”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maratondivinapastoravalencia.com/zuqiuxinwen/36.html 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CBA -刘炜经常打破关键跳投打下基础。广厦战胜浙江
NEXT: 返回列表